韩锡侯_主页
韩锡侯
更新时间:2019-03-06
 

韩锡鑫就是韩锡侯,锡侯就是韩锡鑫。一个是大名大名,另一个像是俗名小名。咱们南通那儿,平时不习惯称说人大名,那太正式了,远不如大侯二侯(老大老二)某某侯,来得随意又亲切。反正锡侯叫得久了,叫顺口了,逼得“韩锡鑫”三个字就只能躺在身份证上。连锡侯自己偶尔被人叫起韩锡鑫时,也免不了要打愣。除了自己的大名,锡侯还识多少字?大略亘古未有,而在这个问题上,锡侯也素来不打肿脸充胖子。

假如谁到咱们村找韩锡鑫,着实有点难。绝大多数会说不意识,甚至还有人会说“没这个人”,令人很意外,“欸,韩锡鑫说他就住这儿的呀!”韩锡鑫难找,韩锡侯或者锡侯,却好找得很。河南北,岸货色,老大一圈子,几乎不人不认得他。韩锡鑫,锡侯锡侯地被叫了六十多少年,叫得头发都白了。

锡侯是家门口机械厂的退休工人,论工龄,凑近四十年。虽说在机械厂上班,可他不同车床、钻床、铣床打过交道。锡侯是厨师,烧菜做饭是他的本行。干一行钻一行,锡侯始终钉在厂里食堂的岗位上。他的厨艺顶呱呱。菜肴讲究色香味,还有“形”。锡侯最擅长的,正是刀功。厨刀在他手里,就像手术刀在外科医生手里。一年又一年,一刀又一刀,快而稳,稳而准,锡侯不知剖了多少猪牛羊。锡侯得心应手,乐此不疲,忙得忘了时光。好想再干多少年,可退休的日子还是仿佛提前来了。

锡侯对退休有点儿猝不迭防。他爱好做事,喜好做切实事。一双手闲不住,却对打牌、下棋这些玩意儿没兴趣。他自嘲“有好日子不会过”。起早贪黑,无奈打发充裕的空闲时间,锡侯觉得简直是活受罪。推己及物,锡侯同样不忍心本人的厨刀。可恶的厨刀,诚然受人冷僻了,却始终保养得极好,亮晶晶明晃晃,一副随时要闯江湖的样子。

韩锡侯不识字,不识字的锡侯却识事。

倪志量